主页 > 新闻星空 >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 >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2020-06-05
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最近,一篇报告统计了 2018 年各国平均每日上网时数有多少,而台湾的地理位置正好就在全球第一和最后一名之间。

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上网

最近,社群媒体管理平台 Hootsuite 和数位行销公司 We Are Social 针对全球网路情况製作的报告指出,目前世界各国每人每日平均上网时间为 6 小时 42 分钟,相当于每个人一天有四分之一时间都在上网。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从图表可看出,台湾人每天上网时数不只在世界排名前段班,我们还比世界平均值多了将近 1 小时。

东南亚、南美洲包办前五名

如果按照国家排序,2018 年平均上网时数最高的前五名集中在东南亚和南美洲:

    菲律宾:10 小时 2 分钟巴西:9 小时 29 分钟泰国:9 小时 11 分钟哥伦比亚:9 小时印尼:8 小时 36 分钟

而台湾人的每日平均上网时数为 7 小时 49 分钟,属于上网时数较长的前段班。

日本上网时数全球垫底

如果是上网时数低于全球平均的国家则有美国(6 小时 31 分钟)、中国(5 小时 52 分钟)、英国(5 小时 46 分钟)、法国(4 小时 38 分钟)和德国(4 小时 37 分钟)。

其中,日本以 3 小时 45 分,成为报告中每人每日平均上网时数最低的国家。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但如果是看使用社群媒体上网的时数,我们就比世界平均值低一点了。

社群网路排名也很像

这份报告除了比较各国网路时数的使用情况,也整理了各国使用社群媒体的习惯。

调查结果显示,正如同各国民众每天投入网路的时数,全球每人每天平均花在社群媒体的时数为 2 小时 16 分钟的情况下,菲律宾人以 4 小时 12 分钟位居榜首,日本则以每天只有 36 分钟垫底。

至于台湾,我们以每天平均花 1 小时 52 分钟在社群媒体,位于全球后段班。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2010 年 5 月在德国汉堡(Hamburg),一名来自丹麦斯温堡(Svendborg)的男子,一手提着他在 1990 年代购买的旧款苹果电脑,一手拿着他新买的 iPad。

上网工具也变了

如果对比 5 年前(2014 年)的资料,当时全球网路使用者利用电脑(桌电或笔电)的上网时数为 4 小时 32 分钟,现在这个时数已降到 3 小时 28 分钟。

这也反映现代人上网习惯从电脑逐渐转移到智慧型装置,2014 年大家平均在智慧手机花 1 小时 38 分钟,到 2019 年已达 3 小时 14 分钟。

整体而言,大家使用网路的时数不减反增。

上网总时数可能破 12 亿年

负责这份调查的坎普(Simon Kemp)指出,2018 年最大的特色就是网路用户人数快速成长。光是 2018 年,就有超过 3.6 亿人首次使用网路,平均每天新增 100 万名网路使用者。

坎普认为,照目前全球有 57% 上网人口,每天上网时数达 6.5 小时推算下来,2019 年一整年,全球所有人的上网时数相加,将超过 12 亿年。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伦敦政经学院媒体及传播系教授莱温斯顿认为,这份报告的结果不代表现代人太仰赖网路,可能只是代表生活周遭出现更多线上服务。

不等于过度使用网路

虽然这份报告乍看之下,可能会有人担心现代人是否太依赖网路、每天花在网路的时间已占一整天四分之一,但伦敦政经学院媒体及传播系教授莱温斯顿(Sonia Livingstone)认为,这份报告并不代表人们过度使用网路。

线上服务可能比较多

她指出,大家花在网路的时间越高,可能意味着政府或整个社会提供更多线上服务。例如线上预约系统、上下班打卡系统、或公司同事都利用网路聊天室对话等。

莱温斯顿说,现在有很多人的工作要随时挂在网路上,像 Uber 司机就必须持续使用 Uber 应用程式。

海外移工和家人保持联络

莱温斯顿也推测,菲律宾人高度仰赖网路可能和菲律宾海外移工(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,OFWs)有关。目前菲律宾约有 230 万人在海外工作,莱温斯顿认为这些菲律宾海外移工为了要保持和家人联繫,所以才会长时间使用网路。

2018 各国上网时数大调查:菲律宾第一、日本垫底

伦敦大学学院资料科学助理教授穆索勒斯指出,大家现在上网最常使用的功能就是和别人互动。

爱用网路来沟通

伦敦大学学院资料科学助理教授穆索勒斯(Mirco Musolesi)也认为,现代人花时间上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和他人沟通。

「很多互动是透过网路科技为媒介,」他以通讯软体 WhatsApp 为例:「(通讯软体)是好用又精心设计的科技,我们不只很爱用它们,有了它们就能让我们和在乎的人联络。」

找到平衡点

穆索勒斯也呼吁,大家不要把网路使用时间增加当成网路依赖度变高,「我不认为这和(网路)成瘾有关」。他认为,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使用网路的平衡点,而这个问题在引进任何新技术的过程都会出现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期刊头脑科技|时代每日|大全各类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