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型地理 >人人肯争气,政府才会有生气 >

人人肯争气,政府才会有生气

2020-06-16


半世纪前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刚到美国,每次参加聚会,特别是热闹的派对后,终有一种曲终人散后在异乡的落寞感。一九五九年九月初抵南达柯达州立大学的校园〈Brookings〉,宛如置身在一个大公园中,分布在四周的教学大楼,教授研究室、图书馆、足球场、室内游泳池,多功能的学生活动中心,学生餐厅中不限量的牛奶、咖啡,热狗、麵包;大学生都开了自己的车上学,真是难以想像在一个州立大学的校园中,就看到了美国开放、多元、富裕的缩影。

初到美国 发现自己的不足

刚来自台湾,这种美式生活,除了羡慕,无从嫉妒起;但是内心深处终不断出现一种声音,什幺时候我们的国家可以赶上?

我清楚地记得九月下旬欢迎外国学生的茶会。近百位外国学生,大多来自开发中国家,有些穿着本国服装,像个小型的联合国。个别介绍时,印度同学说:「我要回去协助解决教育的落后。」新加坡同学说:「我们地方小,但人民志向不小,我们出来学习美国的图书馆制度。」埃及同学说:「我们农业落后,要学习新的农业技术。」我们三位来自台湾,结结巴巴的英语,辞不达意。当茶

会化整为零,分成小组聊天时,看到其他外国学生彼此亲切交谈时,才知道自己的拘谨、不善表达,以及一般智识的不足。回到宿舍的途中,刚才的场景一再出现,那就是与其他外籍学生比,我的起步就已经落后了。因此下定决心,一定要先把英语学好,也要赶快增加对美国社会的了解。

事在人为 一切靠自己

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修习经济,它使我逐渐感觉:个人与国家的关係与我在反共抗俄的台湾所学到的刚好相反。在美国是个人在先,国家在后。因此,个人进步,国家才会进步;个人富裕,国家才会富裕。

因此年轻的甘迺迪总统在一九六一年总统就职的讲词中,那广被引述的两句话是有道理的:「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什幺,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幺。」国家不能决定你的前途,是你自己决定你的前途。

我现在对台湾的担心是:社会上瀰漫太多社会主义思想—政府要负所有的责任,来解决社会上出现的所有问题,而自己又不肯多付税。没有一个人不批评政府,没有一个人会要求自己多负起责任。对我这个相信市场机制的人,觉得太不可思议。一九五○年代在眷村长大,我们那时只学会一件事:「事在人为,一切靠自己。」

在美国多年的生活中,学生找不到工作,学生的薪水低,很少会直接指责政府。我两个孩子在那边长大,经过读大学、找工作的过程,他们当然就是靠自己。更值得指出的是,即使美国每人所得比台湾高出一倍时,他们对「自己买房子」及「孩子唸大学」看成二件「大工程」,都是需要经过精打细算、长期规划及全家一起节省。在台湾全变成了政府的责任。民主政治变成了民粹式的讨好政治。

人人靠政府,政府的财政一定被拖垮;人人肯争气,政府才会有生气。

从生活改善到民主冲击

半世纪以来,台湾走过的路:有经济的成长、有教育的进步、有开放的起伏、有民主的艰辛、有族群的对立、有战争的威胁,正可以给寻求进步的开发中国家参考。

用坊间的譬喻来说,台湾先求人民有更多馒头〈生活改善〉,安定社会;一旦有了馒头,就会出现拳头〈群众力量〉,争取更多权益;最后各方认清只有靠人头〈投票选举〉来决定民主进程。这也是二十世纪中叶亚洲四小龙〈台湾、南韩、新加坡、香港〉的经济成长与民主发展的缩影。

所得中等的如台湾,每人所得接近两万美元,其关键性的挑战已不全在经济成长而更在政治运作。西方国家经过一、二百年后出现的政治运作与社会成熟的弊端,已完全併发在一个年轻的、正在学习民主的台湾,这使得台湾人民的负担何其沉重与辛苦!

民主化 冲击台湾社会

对台湾社会的发展,在蒋经国执政时代〈一九六九∼八八〉,是用改善的经济,来合理化他的威权统治;也就是以增加馒头的诱因减少拳头的提早出现,用以换取时间,安排民主势力的出头。高所得国家〈每人所得超越三万美元〉如美欧,今天面临了多重挑战:经济老态扩散、政治僵持难解、道德危机不断重现。以美国总统欧巴马而言,他所面对国内错综複杂的大环境,居然和台湾的马英九相似。二位哈佛大学法律系的校友,面对了相似的民主冲击:

⑴金钱政治:民主是比人头,选举就需要捐款。出钱的金主与大企业就要在寻求「例外」、「特权」、「批准」,以及游说国会通过对它们有利的法案或否绝不利的法案。华府国会山庄与台北立法院何其相似!

⑵特殊利益团体:这些利益团体,可以是大企业、军火商、地方政客,也可以是是单一议题〈Single Issue〉团体,如果防止不当,就会在压力之下,通过扭曲的法案,偏袒一方。

⑶夸大与二极的媒体:现代媒体,已不再是报章杂纸、电视,而更有网路时代的新工具。要赢得读者的眼球,「语不惊人死不休」的夸大以及层出不穷的花样与奇招,莫不使人焦虑与困惑。台湾电视上二极化的政论节目,除非把它看成「娱乐性」,否则观点之极端,令人无法心安。

⑷强烈意识主张的坚持:布希八年执政,所领导的是一个二党选票接近,但政治理念对立的美国。有些美国学者直言:民主政治本质就是僵持政治。这样的僵持,迫使各方妥协与合作,才能避免独裁;因此低效率的决策过程就是必要的代价。

馒头、拳头、人头:从经济到民主

美国当前着名的专栏作家扎卡里〈Fareed Zakaria〉认为,十九世纪大帝英国的衰退是来自经济上的力不从心,近年来美国国力的「相当减弱」则受害于一事无成〈Do-Nothing Politics〉的政治对立。他认为二十一世纪的全球权力结构已进入「群雄并起」〈The Rise of the Rest〉。除了传统的欧盟,新兴势力中当然以中国为首,其他有印度、巴西、南韩等。

面对「群雄并起」,欧巴马总统要改变美国对外的战略与态度,少用硬实力,多用软实力。哈佛大学奈伊教授即以美国仍拥有举世无比的软实力,深信美国不会像英国那样地没落。

在这全球经济疲弱的关头,施政的优先次序应当是:增加馒头、疏导拳头、尊重人头。

摘自《开放台湾》

人人肯争气,政府才会有生气

Photo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期刊头脑科技|时代每日|大全各类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